金沙滩

黄河新闻网 > 大同频道 >  古都大同

在古老的大同川,有关杨家将的传说人尽皆知。

杨家将故事之金沙滩

       这些传说和遗址,生动的讲述着杨家将的生动故事。却说大宋开国不久,朝中出了一位忠臣和一个奸臣。这个忠臣就是大名鼎鼎的老令公杨继业,那奸臣就是臭名远扬的太师潘仁美。

       杨继业本来是保后汉的名将。赵匡胤三下河东,知道杨继业文韬武略、智勇双全。临终时给宋太宗留下遗言:“一定要收服杨继业扶保大宋”。后来,宋太宗打败北汉国,收服了老令公。谁知这件事有一个人十分不痛快。谁呢?就是潘仁美。

       原来,早在大宋和北汉交战时,潘仁美被老令公杨继业射了一箭。这一箭之仇,潘仁美一直耿耿于怀。如今要和仇人同朝为臣,他能高兴吗?所以他时时刻刻都在盘算着如何陷害杨继业。

       一次,宋王大宗要去五台山降香还愿,杨继业和潘仁美都保驾同行。

       宋王把五台山各处名胜看了个遍,听说还有个毒龙洞,非要去看一看。陪驾的和尚再三动说:“这条毒龙十分凶猛,去不得!”宋王却不听劝告,执意要去。再加上潘仁美的怂恿,和尚见阻止不住,只好引着他们到了毒龙洞。毒龙一见生人,忽地从洞里窜出,伤人无数,眼见得张牙舞爪要伤宋王,说时迟,那时快,杨继业背后闪出杨七郎,手起剑落将毒龙斩于宋王面前。宋王见此情形,龙心大悦,当即要封七郎为斩龙大将。可就在这时,从一旁转出潘仁美说:“七郎斩得不是毒龙,乃是我主真身,莫非杨家有纂位野心,请我主三思。”昏庸的宋王最怕有人谋他的江山。于是又改定将杨家下在代州监狱水军,等他回去再行发落。

       潘仁美见诡计得逞好不高兴,趁机进谗言道:“听说幽州城的景致天下独一无二,我主何不前往州城赏花观景。”八千岁一听,连忙上前阻止:“幽州城远在北地,去恐凶多吉少。我主一定要去,可暂免杨家之罪,让他们保驾。”潘仁美急了说:“有臣保驾,料也无妨。八千岁硬要杨家保驾,潘仁美坚持潘家保驾。宋王见他们争执不下,便下了一道圣旨:“杨家保进,潘家保出,潘仁美为元帅,杨继业做先行。”

       宋王君臣去幽州的消息,早被辽军打探得一清二楚。他们事先设下埋伏,把宋军围困在幽州城附近的都阳城里。潘仁美一见大事不好,便把圣旨偷改为“潘家保进,杨家保出”。事到如今,杨继业并不计较这些,他一面严密设防,一面寻找机会。

       辽兵见邯阳久围不下,想了一条计策。差人下来一封请帖,要请宋王进幽州城赴宴,名曰“双龙会”。宋王君臣接到请帖左右为难。去吧,明明是宴无好宴,不去吧,又怕人家说软弱、胆怯。后来,还是杨继业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大郎假扮宋王前去赴宴(因大郎与宋王长得有点相),二郎、三郎、四郎、五郎“保驾”,自己和六郎、七郎保着宋王突围。安排已定,假宋王从西门出去赴双龙会,真宋王由杨继业父子三人保驾出东门急速脱离险境。这便是有名的“七郎八虎出幽州”。据说现在怀仁县金沙滩的日中城,就是当年的幽州城。

       辽兵的领兵元帅叫韩昌,是辽国最有本事的人。在大郎动身赴宴之前,杨继业曾留给他十个字:“先下手韩昌,后下手遭殃”,要他到时候首先干掉韩昌。

       可就在这时大郎的身体却有些不爽,恍恍惚惚,抱病不适。为什么呢?原来,七郎在五台山斩的那条毒龙,正是大郎的真身。所以,他把杨继业的话错记为“先下手大王,后下手遭殃”。双龙会上,大郎首先用袖箭射死辽国的天庆王,自己也被辽兵所杀。

       这一仗,杨家赴会的兄弟五人,二郎战死,四郎被俘,后隐姓埋名招为辽国的附马,五郎到五台山出家当了和尚。三郎死得最惨一一被乱马踏踩如泥,死在芨芨草滩。至今,日中城西三里的盐丰营村附近还有一片草滩,芨芨草欣欣向荣,这便是三郎的遇难处。这一带盛产食盐,味道苦涩,据说,那是三郎的碧血所化。

       杨继业父子保着宋王从幽州城出来后,杨继业和七郎断后,六郎保宋王先行,六郎君臣脱险后,却不见了杨继业和七郎。六郎返身杀回去找父亲和弟弟,父子三人又被困在两狼山。

       七郎见被辽兵所困,请求突围去潘仁美那里搬兵。杨继业怕他性情暴躁又且吃酒误了大事,不让他去。七郎当着父亲的面挂了忌酒牌,并且保证,去了大营人不下马,马不离鞍,搬了兵即回来。杨继业见七郎执意要去,就答应了。

       七郎到潘仁美大营,真的人不离鞍,催促发兵。潘仁美的谋士刘军琪假惺惺地说:“将军单身突围到此,真是神人,刘某不胜钦佩,愿在马上敬将军一杯。”七郎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不知道这里边的名堂。接过来,一饮而尽。这一杯酒落肚,再也忍不住了,跳下马来喝了个酩酊大醉。潘仁美见七郎醉倒在地,喝令军士将七郎绑在大树上,要乱箭射死他。七郎有瞅箭法,士兵们射了半天,丝毫伤不了他。正在这时,大晴天里响雷不止。七郎寻思:“俗话说“天鼓响,收大将,莫非是天收我吗?”想到这里,七郎便对潘仁美说:“你想射死我,就把我的眼晴封住,把眉棱骨的肉割下来。”这样,七郎才被乱箭射死,整整中了一百零三箭。

       当时,七郎是被捆绑在一棵很大的老松树上射死的。后来,人们感到七郎死得冤枉,便把这棵树给砍了。谁知这棵树是“树王”。“树王”一死,现在日中城东南二十多里黄花梁一带的树木也相继枯萎了。原来郁郁葱葱的一片森林世界,渐渐地变成荒山秃岭,寸草不生了。

  • 黄河新闻网
  • 黄河新闻网大同频道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人员查询   |   联系电话:0352-2366688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晋)字第0023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80001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0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