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昌认母

黄河新闻网 > 大同频道 >  古都大同

       徐永昌是山西大同人,他爹是磨房里的一个磨官。徐永昌从小死了亲娘,没多久他爹又娶了一个姓李的寡妇,带着个男孩子进了他们家门。俗话说:“蜜蜂的尾巴旱地的葱,最毒不过后娘的心”。徐永昌从小受尽后娘的虐待,在他十二岁那年一个人跟着一支过路的队伍当了兵,再没回家。

       过了好多年,徐永昌他爹死了,后娘的儿子也死了,李氏只有个孙子还不成器,不知啥时学会了抽料面(洋烟)把家里穿的、戴的和能用的都换了料面。李氏左劝右说改不了,后来被警察抓走坐了黑房子。

       李氏一无生计,二无亲人,三天两头揭不开锅。成天坐在门前哭泣。街坊邻里劝说:“您这老人抱着金碗玉筷子要饭——真是死心眼。听说徐永昌如今在太原做了大官,您去找他什么事儿还办不了。”也有故意挖苦地说:“如今徐永昌是督军的大官了。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哎,早知如今不该当初……”李氏羞愧地说:“那时咱当年光顾着和自己孩子亲,对人家徐永昌不好,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不知徐永昌还认不认咱这个后妈呢?”说完又哭了起来。也有人劝说:“不要紧,好孬不说是个妈哩,还是去太原找找去吧。”李氏也觉得不管亲不亲,反正从他两三岁拉扯了十几啦,不如去太原找找徐永昌,硬让碰了不让误了。于是跟人们借了几个盘缠去了太原。

       李氏一连几天站在督军府前走来走去,心想问问那几个当兵站岗的,一见人家手里拿着洋枪,下边还插着明晃晁的刺刀,吓得又退了回去。眼看带的盘缠快花完了,又怕找不见徐永昌连回大同的路费也没有了。不由地掉下了伤心的泪。几个站岗的兵见这个老婆子每天在这里转游,还伸长脖子往里看,有个老兵故意过来吓唬说:“这个婆姨站在这儿干什么?是不是共军的坐探!”

       那李氏一听吓的说,“老总,我是来找人,找我儿子的。”那老兵听是大同口音便说:“你从大同来找谁?”李氏说:“我的儿子叫徐永昌。”那兵一听“啪”地一个立正,而后说:“唉呀,我跟徐总参交往多年,还是头一次听说他有个妈,你这个婆姨,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快快走吧,不要没事找事!”说完就推李氏走。李氏说:“老总,您不知,我是他的后妈。我从大同千里迢迢来可不容易。麻烦老总给通报通报。”那老兵一看那李氏老实巴交的,很可怜,又一想这事还是先打电话问问再说,别出了差错。谁知接电话的正是徐永昌,他一听说是他妈来了,先是一愣,后来听说是从大同来的姓李的老太太,便马上告诉门岗说:“千万不敢怠慢,我马上就来。”徐永昌放下电话,立刻坐着小轿车来到门岗。见一老太太站在那儿,他仔细看果见继母李氏,赶忙上前单腿下跪,两手抱拳说:“母亲大人,孩儿永昌不孝,这么多年让您吃苦了,孩儿有罪。”那李氏一见这位大官给自己下跪早慌得不知所措,一听说是徐永昌。李氏定了定神一看,果是永昌,忙上前扶起说:“孩子,妈可见到你啦,妈以前对不住你……”说着老泪纵横就要给徐永昌下跪,徐永昌赶紧扶住说:“母亲,我总是您从小把我拉扯大的,虽没吃娘怀中奶,可也吃您手中饭才长大的,十几年您缝连补洗多辛苦,哺育恩德怎能忘。这么多年没有回去看望您老人家,永昌已是罪人,请母亲原谅。”李氏见永昌左一个母亲又一个妈,一颗心早掉进肚里,这才想起找徐永昌办事就说:“孩子,妈来找你有点事办……”徐永昌笑着说:“母亲大人,咱们先回家,有什么事都好说,别说一点事,再大的事也好说。”他一边说一边亲亲热热地扶着李氏坐进了小轿车回家去了。站在车旁的许多人为他们母子团聚而高兴。这就是徐永昌不记继母虐待,以礼相待的故事。后来徐永昌的侄儿也跟着他走了正路。从此,继母李氏也有了依靠。

  • 黄河新闻网
  • 黄河新闻网大同频道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人员查询   |   联系电话:0352-2366688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晋)字第0023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80001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0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