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主站|时政信息|社会民生|法制在线|黄河视频|同煤之窗|专题页面|部门动态|工商质监|曝光台
要闻|县域传真|财经动态|旅游资讯|市井百态|图说同煤|医疗卫生|文化教育|环保资讯|服务三农
大同市辖区县:城区矿区南郊区新荣区大同县阳高县天镇县浑源县广灵县灵丘县左云县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大同频道  >   新闻纵览
[中国梦实践者]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王泽山 六十年苦炼终成“王”
编辑:吴欣煜    责任编辑:孙剑功     2018-01-09 10:55:52        来源:中国经济网

原标题:[中国梦实践者]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王泽山 六十年苦炼终成“王”

在南京理工大学,提起“火炸药王”王泽山,几乎无人不晓。他的眼神有些犀利,性格却格外温和,走起路来健步如飞,事实上却是个标准的“80后”——他今年已有82岁高龄,仍喜欢追赶潮流,能熟练操作各种数码产品,会做Flash、PPT,用手机APP买车票、叫出租车;他思维敏锐,曾3次斩获国家科学技术奖一等奖、5次获得国家级科学技术奖(皆为第一完成人),如今又将象征科技最高荣誉的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收入囊中。

面对新时代科技强国的召唤,王泽山觉得自己“还很年轻”,他带领团队瞄准不用溶剂制出无烟火药这一目标,再次发起冲击。他说:“火炸药是一个国家国防实力的重要体现,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研究方向。”

打破条条框框

王泽山崇尚简单,用在生活上的心思很少,但在科研上喜欢较真。在他看来,“攻克技术难关必须要靠创新,老跟在别人后面仿制,就不可能有创新,要创新就要在现有的基础上打破原来的条条框框。”这种不走寻常路的创新精神从他读书时一直到今天,从来没有变过。

1954年,19岁的王泽山高中毕业报考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当大多数考生在蓝天大海的召唤下填写了与空军、海军相关的专业时,他出人意料地选择了一个冷门专业——陆军系统的火炸药专业,那时他是班上唯一一名自愿学习火炸药的学生。

有人说,这个专业太基础、太枯燥、太危险,甚至有可能一辈子出不了名。王泽山摇摇头,“火炸药是一个国家国防实力的重要体现,离开它,常规武器和尖端武器都难以发挥作用。然而近现代以来,我国的火炸药技术远远落后于西方大国”。他坚信:专业无所谓冷热,只要祖国需要,任何专业都可以光芒四射。

时光不负情深,在这个冷门的领域,王泽山迎来了自己科学研究的大爆发。

众所周知,火药燃烧是一种化学反应,会受到环境温度变化的影响。一般情况下,当环境温度从15℃上升到50℃时,武器膛压增量会达到15%至30%,这是制约武器发射威力、精度、安全性和环境适应性的技术瓶颈,也是国际军械领域共性的技术难题。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通过研究发射药燃烧的补偿理论,王泽山发现了低温感含能材料,解决了长贮稳定性问题,显著提高了发射药的能量利用率,该技术1996年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经实验验证,采用这种普适性、低污染、高效能、长储稳定的低温感发射装药,武器膛压的温度感度可由原来的15%至30%降低到3%以下,发射威力提高15%以上。时至今日,其材料工艺、弹道和长储等性能仍全面优于国外技术。

这不是王泽山唯一一次向世界难题发起挑战。

火炸药轮储是国家国防战略的需要。国库轮储每年都会形成万吨以上的退役火炸药,军队过期弹药也会产生大量的废弃火炸药。传统的处理方法是露天焚烧或掩埋等,但都会造成环境污染和燃爆风险,如何妥善处理,当时尚缺少系统的、行之有效的再利用技术。

1985年至1990年,王泽山率先攻克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多项关键技术,为消除废弃含能材料公害提供了技术条件,在减少环境污染、降低安全隐患之余,变废为宝,创造了社会经济效益。该技术荣获1993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王泽山院士在检测自动装置系统

始终迎难而上

对很多人来说,一生能获得一次国家科技一等奖已经很难得,王泽山却是个例外。有人向他讨教能得3次大奖的秘诀,他坦率而诚挚,“我就是付出了比常人多3倍的努力”。

1996年,61岁的王泽山在摘得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后,有人劝他:你已功成名就,不妨退休安享晚年。他不肯,“国家有难题,我们不能当旁观者”。这一次,他瞄准的方向是远射程与模块发射装药技术。

在常规战争中,如果没有射程远、威力大的炮火支援,赢得战争的主动权无从谈起。然而,决定火炮威力与射程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含能材料的性能,也就是常说的火炸药。为提高火炮射程,通常的做法要么是延伸炮管长度,要么是增大火炮工作压力(膛压),但各有弊端:延长炮管长度意味着要降低火炮的机动性;增大膛压则要增加对炮膛内壁和弹丸的压力,不然很可能会发生事故。要想有满意的解决方案绝非易事。

王泽山迎难而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究竟失败了多少次,王泽山早已记不清。他的夫人却记得,很多时候家里一天只开两顿饭,因为王泽山经常晚上搞研究到次日凌晨两三点,一天只睡五六个小时。

20年如一日,王泽山矢志不渝地探究,终于另辟蹊径,研发出了具有普遍适用性的远射程与模块装药技术。这项技术在不改变火炮总体结构的基础上,在不增加膛压的前提下,通过有效提高火药能量的利用效率来提升火炮的射程。经实际验证,我国火炮在应用该技术发明后,只用填装一种模块即可覆盖全射程,或射程能够提高20%以上,或最大发射过载降低25%以上。而且,应用此项技术不仅使弹道性能全面超过所有国家的同类火炮,还大大降低了火药燃烧产生的火焰、烟气、有害气体,减少了对操作员和环境造成的危害。这项技术让我国的火炮装药技术得以傲视全球。

“他将中国人发明的火药在文明的基础上,用现代技术将其效能、工艺推进了一大步。”原总装备部将军马殿荣评价说。如今,这项提升火炮性能的核心技术已应用于我国武器装备。

王泽山院士在实验现场

产学研相结合

自从选择火炸药专业那天起,王泽山便决定了“以身相许”。

生活里,他从来没有节假日的概念,即使80多岁高龄,一年中仍旧有一半的时间在试验场地,足迹遍布全国兵工企事业单位和科研院所……在南京理工大学,熟悉王泽山的人都知道,他不是在办公室,就是在出差,一搞起科研,经常不记得星期天。

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之后,一些社会工作很容易牵扯时间和精力,这曾让王泽山有些头疼。“我社交能力差,参加也没用,只适合做点研究。”一番分析后,他决定继续把主要精力用于研究,不到万不得已不参加一般活动。因为经常想专业问题太过专注,他曾闹出不少笑话。比如去宾馆走错房间;火车上非要说别人睡了他的铺,后来发现是他搞错了。

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国内唯一以第一发明人身份3次获得国家科技一等奖的科学家……面对媒体的聚焦,王泽山至今仍有些不太习惯。他坦言,“搞科研,不能满足于获了什么奖,申请了几个专利,或发表了几篇论文,应该想办法把项目转化为工业化生产”。

山东银光集团公司是国内生产先进民爆产品的企业,由于生产的起爆器需要使用到火炸药,为开发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新产品,2012年他们找到王泽山寻求技术合作。一番详谈后,双方签订了合作协议。从此,为了让产品尽早投入工业化生产,王泽山多次到厂里做试验,获取第一手数据。

为杜绝安全隐患,王泽山亲自制定了《安全操作规程》,严格每一道工序的操作规范。凡是企业在生产过程中遇到的技术问题,他总会在第一时间给予解决。产品试生产过程中一波三折,王泽山就和团队成员带着工厂的技术人员一起做试验,逐步使产品的爆速基本与工厂采用好炸药配方产品的性能持平。“他一个这么大的专家,还帮我们做这么细的事情。”王泽山的行为让银光总经理陈锐颇为感动。

在火炸药相关的学科建设及人才培养上,王泽山同样倾注了诸多心血。他是国内较早实践与国外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的教授之一。早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他作为南京理工大学化工系的主任,就与瑞典隆德大学化工系签订了合作培养博士研究生的协议。从教以来,王泽山共培养了百余名硕士、90多位博士。他们当中既有科学家、学科领军人物,也有政府官员、国企高管等,很多已经成长为中国火炸药领域的中坚力量。

除了在校指导学生外,王泽山还为与之有合作关系的科研院所、企业精心培养相关技术人才。改革开放初期,企业专业人才的断层问题十分突出。为推动火炸药行业技术发展和水平提升,王泽山亲自组建讲师团队,选定教学科目,制定教学计划,比较系统地向技术人员传授火炸药专业的理论知识。他还在讲授过程中积极调动学员们开展互动讨论,并结合学员们在生产、科研实践中遇到的问题释疑解惑。

时光如梭,不知不觉间,王泽山已心无旁骛地与火炸药相伴过了一个“甲子”。他说,自己做别的不擅长,这辈子只想把火炸药这一件事搞好,对于自己的选择不觉得有遗憾。(记者 沈 慧)

  相关链接
一图盘点历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 2018-01-09 )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已有29位获奖者 他们都是谁? ( 2018-01-08 )
王泽山、侯云徳两院士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 2018-01-08 )
赵忠贤、屠呦呦获2016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 2017-01-09 )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缘何空缺? ( 2016-01-08 )
新闻热线(传真):0352—5522110   地址:大同市城区御河西路132号   邮箱:[email protected]   人员查询   监督电话:13934025002   广告服务:18635232577